汽车以租代售看上去很美,推广存争议

东创建国推电动车租赁项目

此外,汽车租赁正在成为中国汽车消费领域的另一大增长点,且潜力巨大。随着国内汽车保有量成倍增长,各大主要城市相继出台限行摇号政策,租赁用车这样高效灵活的汽车使用方式,将会越来越受到消费者青睐。

以分期3年计,余下的12.6万元每个月的按揭额度为3600多元,第一年车主共需支付5.4 1.15 0.36×12 0.5=11.37万元。

“以租代售”开启新模式

看来,北京的"以租代售"并非简单的消费者缴纳租金、获得车的使用权的模式。而是在消费者付全款之后就可以使用车,但只有摇到号具备购车资格后,才可以真正拥有这辆车。应对政策的无奈之举对于经销商和车主,都需要承担一定风险。称其为"协议卖车"似乎更合适。

先支付押金,每月再拿出一定的租金,一定时间后再支付尾款。这听起来跟贷款购车的分期付款似乎是同一个模式。不过,在杭州首推以租代售的东风日产东风南方4S店相关负责人宋建莉认为,这是两种概念。

2014年12月,一条重磅消息登上各大媒体的汽车版头条:东创建国集团联手吉利汽车,将在成都推出5000辆电动车租赁项目,首期1000辆已获准上牌,每天最低租金仅需13元,这是国内目前最大的新能源车单一推广项目。

随着北京购车摇号新政实施,对于有用车需求却摇不到号的市民,北京经销商纷纷推出 "以租代售"的新模式——— 消费者购买4S店已经上好牌的车辆,待消费者摇到号牌后,再将车过户到客户名下。这对消费者和商家来说,无疑是应对限牌的无奈之举,但"以租代售"这一在国外十分普遍的营销模式,本身能否在中国推广却成了有争议的话题。

到目前为止,该家4S店并没有给出一套完整的以租代售的具体执行模式,许多细节都模糊不清,只说由租赁方和商家根据具体情况协商。4S店表示,新模式主要针对公司和企业,比如企业的外派高管,很少面对展厅客户。正因为如此,截至目前尚没有成功签约的客户,以租代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杭州人敢于“吃螃蟹”。

事件回放

从表面看,车主不用租金就可以开上新车。但从另一方面,消费者用全款购车,却不是车主,什么时候能过户依然要看摇号的运气。这显然是许多消费者所不能接受的。此外,买"带牌"车则享受不到万元左右的车价优惠,需要按指导价购车。如果不采取这种方式,店方需要收取每月一两千元的"牌照管理费",要是运气不好,一年半载摇不上号,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凯迪拉克浙江米卡迪总经理张建业认为,租赁车是今年各厂家用的较多的手段,属于集团销售和大客户范畴,等于要一次买断一定量的车,争取厂家返利。但车主要当心,因为租赁车有使用年限;如果不是以租赁车上牌的话,车主利益是不受损失的,不然的话二手车的评估价很低。据他估计是经销商为冲量,已经批发给了笫三方公司,消费者要问清楚具体哪一方开票,以及保修期长短。

在豪华车领域,对许多企业和豪华车主来说,他们并不排斥以贷款等金融模式购车,以便更多的钱用于商业资金流动。奔驰,宝马、奥迪、雷克萨斯、凯迪拉克等豪华品牌都在挖掘各种购车金融服务——既然车主愿意选择贷款购车,与此有共同点的“以租代售”也同样具备市场基础。2011年,一汽-大众奥迪就与广汇集团租赁项目签约暨首批车交车仪式在广汇集团总部所在地新疆乌鲁木齐举行。双方现场签订了1500辆奥迪的租赁订单,并由此创造了高档汽车品牌最大单笔租赁订单的纪录。早在2010年,北京奔驰就联合经销商和国际金融租赁专业公司共同打造了一个以租代售的服务平台。这种类似于零利率贷款的金融服务,一方面为企业开拓一种营销渠道,另一方面为客户提供了全新的购车方式。

北京兴起的"以租代售"满足了那些急于用车,却摇不上号的消费者。4S店将已经上好牌的新车或者二手车"租"给消费者,双方签订相关协议,等车主摇到号以后再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名为"以租代售",但是没过户之前,客户不需要交租金。

这无疑是新能源汽车的领头羊——众泰的隐痛,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大多数人把汽车作为一件大型消费品购买的中国,以租代售的模式还太超前,或者各项配套设施和相关规定都不完整,很难推广。

事实上,随着各大城市相继限购、限行,以及互联网对传统经济形态的冲击、P2P租车和拼车等商业模式的探索,分时租赁、以租代售的前景广阔。一方面,它能够缓解消费者的里程焦虑,培育其使用习惯,在短时间内形成规模和示范效应;另一方面,分时租赁和汽车共享能够给车企提供高效运营和快速市场反馈。在传统燃油汽车依然是市场主流的前提下,分时租赁是车企试水电动车市场,无疑是一个稳妥策略。 华西都市报记者陈旭

■高端车首先尝试推广以租代售

买一辆新车动辄10万元起步,可如果每天你只花88元就能租一辆精致小车代步,两者之间谁更经济?对于那些每天遭遇打车难的白领来说,88元的租赁费加上一二十元的油费,貌似租车比打车来得更经济实惠,也不用再为高峰期打不到车而烦恼了。

其实“以租代售”并不是最新的销售模式了。早在2010年,随着北京购车摇号新政实施,对于有用车需求却摇不到号的市民,北京经销商纷纷推出“以租代售”的新模式———消费者购买4S店已经上好牌的车辆,待消费者摇到号牌后,再将车过户到客户名下。这对消费者和商家来说,是应对限牌的无奈之举,但“以租代售”这一在国外十分普遍的营销模式,在中国推广却成了颇有争议的话题。与北京相比,此次成都推出的“电动车租赁”则更具有可操作性。

如果说"协议卖车"是"以租代售"的升级版,并非真正意义的以租代售,那么一些高端品牌在"以租代售"方面的尝试更具代表性。

价格优势不如分期付款

据建国负责电动车租赁项目的都经理介绍,他们的租赁项目“‘只租不卖’,消费者只需支付每日13元的租金。”对于用户最关心的充电问题,都经理透露:“特别配备了超长的充电电缆,无论是在街边店铺、写字楼宇,还是小区停车场,家用220V均可使用,充电的便利性大大增强。以其提供租赁的熊猫车型为例,慢充6小时、快充35分钟即能充满85%,适合城市上班族。

■北京以租代售更像"协议卖车"

再来算算以租代售。根据宋建莉提供的数据,目前2011款天籁2.0L舒适版售价18万元上下,而每个月的租金令人咋舌,高达9000—10000元。我们以9000元 /月的租金计算,第一年的租金共计10.8万元(1万元押金未计在内),花费超过车价一半以上,仅比分期购车第一年的总额便宜了5700元。

汽车租赁或成车市增长点

伴随着中国汽车市场快速发展、中国高档车市场日益成熟,人们在汽车消费观念上也更趋于理性化。对许多企业和豪华车主来说,并不排斥以贷款等金融模式购车,以便更多的钱用于商业资金流动。除了奔驰,宝马、奥迪、雷克萨斯、凯迪拉克等豪华品牌都在挖掘各种购车金融服务——既然车主愿意选择贷款购车,与此有共同点的"以租代售"也同样具备市场基础。

北京推行以租代售的4S店通常为消费者提供两种服务方式:一种是消费者可以先以租车的方式把车开回去,待摇到号码可以上牌了,就可将租赁合同转变为购买合同,将租的车辆买下来;另一种可以选择向租赁公司融资的方式购买新车,每月只需要缴纳千元左右的租金,待购车中签后再办理车辆过户,才真正把车子的产权过户到车主名下。

其实在国外,汽车以租代售的营销模式非常流行,以租代售有着自己的明显优势。因为有相对完善的游戏规则,尤其受到企业的欢迎。前期的上税等费用都已由商家支付,消费者首先就省下了首付资金和各种税金、保险等前期费用。与贷款购车等方式相比,融资租赁的前期购车手续要简单许多。而相对来说,这种长期租赁的方式比市场短期租赁的价格要便宜得多。随着国内汽车保有量成倍增长,各大主要城市相继出台限行摇号政策,租赁用车这样高效灵活的汽车使用方式,汽车租赁正在成为中国汽车消费领域的另一大增长点,且潜力巨大。

今年3月24日,一汽-大众奥迪与广汇集团租赁项目签约暨首批车交车仪式在广汇集团总部所在地新疆乌鲁木齐举行。双方现场签订了1500辆奥迪的租赁订单,并由此创造了高档汽车品牌最大单笔租赁订单的纪录。早在去年,北京奔驰就联合经销商和国际金融租赁专业公司共同打造了一个以租代售的服务平台。这种类似于零利率贷款的金融服务,一方面为企业开拓一种营销渠道,另一方面为客户提供了全新的购车方式。

业内人士来晓俊相对看好这种全新的销售模式,他认为关键看金融支持和费用的高低,目前银贷政策收紧,汽车按揭的办理难度增加,以租代购可以很好地补充按揭困难的情况。当然,国内以租代购市场刚刚启动,消费者对这种模式的认可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接受。

分时租赁、以租代售有市场

她认为,分期付款需要第一次支付汽车售价30%—50%的资金,再在分期的年限里每月按揭。而以租代售则没有首付一说,客户只要拿出少量的押金就可将车开走,比如该4S店目前对押金的要求仅1万元左右。在消费者租赁期满后,有权决定是否买下该车,但贷款购车从一开始就等于已经买下这部车了。因此,她认为,以租代售最大的优势是消费者可以将本该用于首付的一笔资金自由调度用于别的投资。

相比国外的以租代售模式,不难看出目前日产东风南方4S店在这方面的许多不完善。不仅前期购置、保险等费用由谁承担模糊不清,租赁的价格也相对高很多,一个月的租赁费用折算到每一天,已经与普通汽车租赁市场的短租价格相差无几。这样的状况,仅仅是借用了一下“以租代售”的噱头,并没有真正给消费者带来实惠。加上各种手续和风险的承担,甚至比直接买车更不方便。

目前看来,似乎只是在依靠政府大力支持和积极推广的背景下,众泰才在公交、出租、公务、环卫和邮政等公共服务领域进行着新能源车的运营。

以东风日产天籁2011款2.0L舒适版为例,官方报价为19.98万元,目前市场售价可以再便宜2万元左右,我们且以18万元的售价计。如果是分期购车,一般允许的分期,最多3—5年,首付最少30%即5.4万元,购置税在11500元左右,保险费用我们以较低的5000元计。

以租代目前还没有第一单

按4S店的说法,一年以后可以对租赁车辆进行二手车评估,之后过户。宋建莉表示,这个过户的尾款肯定会比二手车市评估的价格要低一些。我们粗略计算,这辆18万元的天籁车减去这一年的租赁费用为18-10.8=7.2万元;但裸车价18万元的天籁,行驶仅一年没出过大事故的话,在二手车市的价格少说也能卖12万元。就算4S店会以低于市场二手车的价格过户给车主,也不可能以7.2万元这样的低价转让。这样算来,以租代售并未给消费者省下多少钱。

东风南方4S店相关人士表示,他们这种租车法与传统租车业的区别在于,他们的租车法是将车主和车辆一一对应,消费者签了租约,相应的车就会一直属于一个人,而不会租给他人,直到续约期满消费者决定买下或者不买。从某种意义上说,从租车那一天开始,消费者就等于买了辆新车回家,但却不用一次性掏出买车的大笔资金。

根据这样的说法,似乎以租代售比贷款购车合算很多,自由度也更大一些。两者到底谁更合算,我们算了一笔账。

看上去很美的以租代售,到底有多实惠?租赁前发生的车辆购置税、保险费、上牌费这些费用,该由谁来承担?租赁后车辆的维修保养费用,出事故之后的理赔等事项谁来负责?本周,早报对这种全新的营销模式进行了深入了解。

“以租代售”的营销模式在国内车市,真正有发展是在北京。今年的北京车市可谓几番风雨,先是摇号限购,接着是各种治堵新政和油价上涨。在这一系列变革中,北京汽车流通的模式也在悄悄发生改变。摇不到号又想买车的怎么办?嫌养车费用太高又想开车的怎么办?一系列市场需求,催生了“以租代售”。

其中,MARCH车比较特别,租金88元/天,两个月起租,且基本不对外销售。该4S店解释,因为店里有几辆MARCH车已经上过牌,属二手车范畴,所以只租不卖。如果消费者想用“以租代售”的方式“迎娶”其他车型,则肯定都是新车交付。消费者只需支付少量押金,然后每月支付一定的月租就可以将新车开回家,如果租约是一年,一年以后则可以按重新核定的车辆价值支付余款正式购买。

目前,以租代售面临最大的问题是,租赁期间若车辆发生事故,责任和赔付该如何处理?对此,东风南方4S店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只是说:“这个可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协商。”包括车辆购置税等相关费用在租车初期该由谁来承担,该店也只告知“可以由双方协商来签订合同,决定具体由谁支付。”

时值今日,在众泰汽车率先打响新能源汽车战后的这一年多里,我们所能听到的关于众泰新能源汽车的各种荣誉还停留在去年年中的那个时段。在一年的市场竞争中,众泰新能源汽车由之前的豪言壮语渐渐变得默默无闻起来,在只需2000元/月的“以租代售”项目上,纯电动车也遭遇了滑铁卢。

而这种“以租代售”的新模式,对于杭州的4S店来说,还真的像“吃螃蟹”一样。许多到店咨询的消费者最感兴趣的就是,全新的以租代售模式,对于目前囊中羞涩、又迫切需要一辆代步车的他们来说,到底能不能一举两得——花最少的钱,保证短期用车?

其实在国外,汽车以租代售的营销模式非常流行,以租代售有着自己的明显优势。因为有相对完善的游戏规则,尤其受到企业的欢迎。身在美国的“早报车夫”微博粉丝李硕告诉记者,“前期的上税等费用都已由商家支付,企业客户首先就省下了首付资金和各种税金、保险等前期费用。这不但减少了企业的资金压力,通过这种方式购入的车,同时也不进入企业的资产和负债项目,不占用企业的授信额度。与贷款购车等方式相比,融资租赁的前期购车手续要简单许多。大型企业集团甚至不用交抵押金,只交租金就可以把车开走。而相对来说,这种长期租赁的方式比市场短期租赁的价格要便宜得多。”

日前,东风日产杭州东风南方4S店,就别出心裁地推出了“以租代售”的营销模式,旗下一款售价7万元左右的两厢MARCH车,每天的租金仅88元。

●名词解释:以租代售

据了解,东风日产杭州东风南方4S店是刚刚启动的“以租代售”,包括两厢车MARCH在内,日产在售的全系车型可都“以租代售”。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汽车市场分会会长苏晖表示,在欧洲成熟的汽车市场,以租代售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模式。或许,在汽车被限购或某种变相限购之后,用以租代售的方式让消费者先开上车,待时机成熟再购买,这不但对消费者是一个合理的变通,也为经销商增加了一个新的营销渠道,最大限度地减少限购带来的损失。只是,这种方式在尚未出台限购令及强力治堵新政的杭州,会有怎样的市场前景还不得而知。

在车市公认淡季的7月推出这样一项活动,许多业内人士都觉得东风南方此举是因为车子卖不动、销售上不去所想出来的奇招。对于这样的猜测,该家4S店的相关人士明确否认,她解释说这是国外比较流行的全新汽车营销模式,在北京等大城市都有一定的发展基础,当然在杭州由4S店推出,还是首次。

电动汽车以租代售也不叫座

回顾以租代售的历史,其实最早在杭城推行的车企是众泰汽车。早在去年1月,众泰就以“租赁试运营“的模式,在杭州开始了众泰2008EV的商业化试运营。截至今年年初,当初投放的近百辆纯电动车中,租赁出去的尚不到一半。很显然,这种曾引起高度关注的“以租代售”模式,依然没有为众泰纯电动汽车赢得广泛的消费者认可。

业内人士对于以租代售的前景怎么看,对此,东风雪铁龙富通总经理汪忠红认为:“确实比较难推广,国内的消费者也不太容易接受。”

本文由快三平台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汽车以租代售看上去很美,推广存争议

相关阅读